了解历史故事,学习历史知识,弘扬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历史 > 正文

韦帕芗与约瑟夫斯什么关系

时间:2021-12-10 13:12:54 作者:admin 点击:220

说起犹太人,从古至今数千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个受气包民族,任谁看见了都想要忍不住的欺负一下。在公元前932年,所罗门王去世之后,以色列联合王国就分裂成为了南北两个,一个是定都在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第二个就是耶路撒冷的犹太。200年后,亚述帝国攻灭以色列,犹太恐惧,被迫臣服。

前539年,亚述被波斯消灭,在后来的400多年中,犹太地区又先后遭到了亚历山大的入侵、托勒密王朝的管辖、和塞琉古王朝的统治。终于,在公元前65年,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攻陷,巴勒斯坦地区成了罗马的犹太行省。

长达数百年遭受奴役的经历,以及除了上帝之外谁都不认的独特宗教信仰,造就了犹太人敏感的民族个性,以及对自由异常强烈的执着。这使得他们无论在哪个政权的统治下,都无法与周边民族和平共处,且具有极强的离心主义倾向。

在克劳狄执政之初,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人和希腊人就发生过武斗,并演变成了爆乱和放火事件,不少犹太人死于非命,还被抢走了财产。犹太人悲不自胜,派出以大哲学家裴洛为首的代表团,向罗马皇帝告了“御状”。

克劳狄本着息事宁人的初衷,给了犹太人开出了相当优厚的和解条件∶在亚历山大城划出二个“特区”,给犹太人独享;认同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赋予犹太人在特区内的自由裁决权;免除军役;以及允许犹太人给耶路撒冷大神殿捐款等一系列措施。

针对耶路撒冷周边的犹太人聚居区,克劳狄则采取了“以夷制夷”的方针∶任命希律.阿格里帕为犹太国王,代替宗主罗马管理当地子民。但是很不幸,三年后(公元43年),阿格里帕就去世了,他儿子年纪又太小,“以夷制夷”的计划遂告破产。

重新把巴勒斯坦纳入帝国的管理体系后,克劳狄依然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不管是人是物,但凡让犹太人联想到自己是被统治民族的,统统不要出现。总督的驻地和军营,全都放到了凯撒利亚。神像和军旗也被禁止带入耶路撒冷,免的让犹太人拿到“偶像崇拜”的口实,再生事端。

至此,风波方告平息,拿着极高的“独立自主权”,背后又有仁慈的皇帝撑腰,犹太人总算是过上了十几年的舒心日子。然而,在尼禄即位后,情况迅速陷入了恶化。

从52年—66年的14年中,陆续担任犹太总督的菲利克斯、菲利托斯、阿尔比努斯、弗洛鲁斯四位长官,显然对犹太人的“割礼”、“非偶像崇拜”、“禁欲”、不与异教徒通婚、等“反人类”的宗教原则十分不爽,对先帝赐予他们的优待也颇有微词。

不满的原因,在于对比∶罗马是一个敬畏神明、热爱崇拜、重视荣誉、又充满了娱乐的“花花世界”。这种色彩鲜明的国家性格不仅搞定了希腊,连桀骜不驯的日耳曼和高卢都被收服。你们犹太人又凭什么把自己封闭在与世隔绝的小圈子里?不光拒绝同化,还摆出副高高在上、格格不入的死样子?

这种反感逐步演变成了厌恶,使罗马与犹太之间的关系越搞越糟。加上巴勒斯坦内部又发生了严重的贫富分化。渐而渐之,耶路撒冷治安大坏,成了各种游行、暴动、仇杀频频发生的“中东火药桶”。它离爆炸,只差一根导火索了。

公元66年,犹太总督弗洛鲁斯从耶路撒冷大神殿没收了17塔兰特金币(约1120万美元),用来充抵犹太行省拖欠的税款。此举形同把犹太人的“圣域”,弄成了罗马人的“存款银行”,严重伤害了当地人的宗教感情。此外,总督大人又在希腊与犹太之间挑事,撺掇他们互相伤害,并借机镇压“乱党”。结果,仅在凯撒利亚就弄死了两万多人。满腔怒火的犹太人忍无可忍,他们决定一条道走到黑,把罗马人赶出耶路撒冷!

同年六月,起义爆发。叛军主要由耶路撒冷的穷苦贫民组成,领导他们的,是以“短剑党”为代表的激进派。在猝不及防的袭击中,圣地的王宫、神殿、还有罗马军营都相继失守。除了罗马官兵,城内的富商、地主、神职人员也被杀了不少,包括主持神殿的大祭司兄弟。

暴乱之初,统治迦南地的阿格里帕二世见势不妙,曾试图出面调停,结果被叛军们当场拒绝,还被赶出了耶路撒冷。至此,形势失去了控制,暴动风潮迅速蔓延至巴勒斯坦的西南部,连凯撒里亚、亚历山大和叙利亚地区也受到了波及,当地犹太人和希腊人的冲突一触即发,罗马政府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

一个多月后,叙利亚总督加卢斯拖着病体,率领东方军团、以及阿格里帕二世的援军,共计36000人,前往巴勒斯坦平叛。进军途中,官军轻而易举的拿下了塞佛瑞斯、阿卡、撒玛利亚、凯撒利亚、雅法、吕大、安提帕底等城市。

然而,望风披靡的罗马军队,还是低估了犹太人的反抗决心。11月份,在守护圣地的于伯和仑战役中,犹太人不仅顶住了敌军的猛攻,还在加卢斯撤退时发动追击,杀死6000多名罗马官兵,士气大振!加卢斯恐惧,把军队丢在一边,自己趁乱逃回了安条克,不久就病死了。罗马人的第一次镇压,彻底失败。

皇帝尼禄闻讯后压力陡增。他紧急召回了之前在自己“演唱会”上打瞌睡的韦斯帕芗,命其为“剿总”,并在东方和北方抽调三个军团,加上阿拉伯和犹太人的赞助,共计六万士兵,在韦斯帕芗的率领下再赴巴勒斯坦。

次年5月,罗马大军进入加利利地区后,遇到了陈兵以待的犹太“诸葛亮”——约瑟夫斯。

约瑟夫斯出生于公37年,跟尼禄同岁。此人少年时便游学于犹太各大教派之间,非常博学。公元64年,为讨回被前总督菲利克斯活捉的犹太暴民,小伙子随使团来到了罗马。见没见到尼禄不清楚,但他确实受到了皇后波利娅的接见。期间,这位27岁的青年不仅领略到了罗马的风土人情,也结交了不少罗马官僚,见识到了帝国的强大。

两年后,当约瑟夫斯回到耶路撒冷时,起义已经爆发,他马上被任命为了抗击罗马的前线指挥官,不久后便遇到了重兵压境的韦斯帕芗。对战期间,约瑟夫斯奇招迭出,愣是把6万罗马大军抵挡了47天之久,堪称欧洲军事史上的一大奇迹。

但奇迹总会过去,人终将面对现实。67年7月20日,尤塔帕塔城被击破,犹太守军遭到灭顶之灾,40000名抵抗者被杀,还有1200人做了俘虏。但约瑟夫斯逃出了升天,和40名长老一起,藏入了地穴。

藏匿期间,长老们和约瑟夫斯发生了争执∶小伙子不想死,劝大家一起投降;但长老们不干,他们坚持要集体自杀。最后,他们决定轮流抽签,第二个抽到的把第一个宰了,以此类推,直到死光。结果不知真是天佑英才、还是约瑟夫斯动了什么手脚,39个长老死完了都没抽到他。终于,他说动了最后一位幸存者,二人一起出洞投降了。

被押到军营后,韦斯帕芗一看对手这么年轻,着实吓了一跳,听说他在洞中的经历后,更觉匪夷所思;而约瑟夫斯见到这位58岁的罗马统帅时,同样有惊为天人之感。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俩人进行了一次友好而又离奇的会谈。

双方落座后,为打破尴尬,约瑟夫斯抢先发言,他称自己是神的使者,并预言道∶尼禄死后韦斯帕芗将成为皇帝。话一出口,韦斯帕芗就谈不下去了,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能当皇帝,甚至觉得这个年轻仔有煽动自己造反的嫌疑。但约瑟夫斯也没被杀,而是作为一个类似参谋的角色,留在了韦斯帕芗身边。

之后一年中,罗马军的平叛行动进展的异常顺利。韦斯帕芗用地毯式的扫荡,将巴勒斯坦领土蚕食的干干净净,仅剩了一个耶路撒冷。而连续不断的失败,也使城中激进派和保守派发生了分裂。韦斯帕芗一看火候差不多了,便调动兵马将耶路撒冷团团围住,准备攻城。

就在此时,皇帝的死讯传到了前线。原来就在犹太战争进行的同时,高卢和西班牙也爆发了叛乱。由于信息差造成的误会,尼禄以为自己已众叛亲离,遂逃出罗马,自尽身亡。韦斯帕芗猛地想到了一年前约瑟夫斯的预言,心中暗暗呼神算。他马上停止了对犹太的进攻,按兵不动、以观时变,并召来包括约瑟夫斯在内的一干亲信,日夜谋划。

紧接着,就是长达一年半的“四帝之年”(详情请看前文),加尔巴、奥托、维特里乌斯三个先后即位皇帝,纷纷化为炮灰,唯独得到了东方军团和多瑙河军团全力支持的韦斯帕芗,成了最后的赢家。

公元69年7月,称帝的韦斯帕芗决定给意大利人民奉上自己登基后的第一份礼物——被打残的耶路撒冷。次年春天,“皇太子”提图斯率领4个军团,在阿格里帕二世、尤里乌斯.亚历山大、小诸葛约瑟夫斯等一干猛人的辅助下,兵临耶路撒冷城下。在喊话投降无果后,罗马人用“公羊”撞破了耶路撒冷的城墙。

五个月后,经过攻城战、地道战、火攻战、肉搏战等一系列等惨烈战斗后,犹太人终于打不动了,8月10日,大神殿被焚毁,9月26日,抵抗彻底平息。城中的60万犹太人死了53万其中不少人死于瘟疫。剩下7万俘虏中,除一些年轻英俊的男子有“特殊用途”外,大多被卖做了奴隶和角斗士。

至此,耶路撒冷在战争中被夷为了废墟,犹太人失去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圣地重建后,竖起的是朱庇特的神像,并修建了四通八达的公路,方便罗马人调兵。此外,当局虽然没有禁止犹太教,但已不再允许犹太人为他们的上帝捐款。其他城市的犹太人虽没有遭到驱逐,处境也日趋惨淡,第一次犹太大起义,就此惨淡落幕。

最后表一表约瑟夫斯的结局。韦斯帕芗称帝前,他就跟“太子”提图斯成了好朋友。围攻耶路撒冷期间,他曾对同胞们进行过多次劝降,并以高级顾问的身份全程参与了战斗。战争结束后,他随提图斯一起参加了凯旋仪式,并被皇帝赐姓“弗拉维乌斯”,成了两代君主的座上宾。

之后,约瑟夫斯以罗马公民的身份,娶了一位埃及女人为妻,并在著书立说中过完了自己的后半生。他的《犹太古典史》和《犹太战争》受到了韦斯帕芗的高度重视,被作为“一级”历史教材收录于帝国公共图书馆中。公元100年,约瑟夫斯死后,为纪念这位“帝国的好朋友”,罗马人还给他立了一座雕像,备受哀荣。

然而,在犹太世界中,约瑟夫斯的叛徒身份已经铁板钉钉、百世不得翻身了。但矛盾的是,即便是最正统犹太的教徒,也离不开约瑟夫斯的著作。因为不看他的书,就没法了解本民族的历史,也搞不清第一次犹太战争的前因后果。结果,在同胞们矛盾而又憎恨的扭曲感情中,约瑟夫斯化为了犹太历史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