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历史故事,学习历史知识,弘扬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 正文

玻璃河战役经过

时间:2021-12-12 20:20:45 作者:admin 点击:216

16世纪,因为大航海时代的来临,亚奇苏丹迅速的崛起,成为了穆斯林世界在东方的重镇。他们不仅仅意图想要将东侵的葡萄牙天主教势力驱离,更是希望能给成为统一马六甲海峡的南北超级大国,甚至想要将战场延伸到马来半岛的西北边区。不过,即使手头已拥有来自西方的舰船和雇佣兵,亚齐人也很难在欧式级别的对抗中获得优势。特别是发生在玻璃河上的那场火拼,让他们被迫将野心收敛达数十年时间。

阿拉丁是亚齐历史上的首位强势苏丹

早在1539年,苏丹阿拉丁通过军事政变夺取亚齐的统治权,并逐步尝试将这个松散小邦改组为集权帝国。当时,远在印度洋西部的奥斯曼帝国已频繁出兵东方,而本土距离更远的葡萄牙人则直接在马六甲城站稳脚跟。前者为建立攻守同盟,会定期向苏门答腊岛派遣舰船与军事顾问。后者则因构建自己的国际贸易体系,将大批不满现状的穆斯林商团驱赶到亚齐境内。此消彼长之下,北苏门答腊地区的经济水平、技术能力、军事规模和地缘价值都有显著性提升。

亚齐崛起 离不开奥斯曼帝国的海外布局

不过,尚处事业草创阶段的亚齐苏丹,还是对计划的执行持谨慎态度。此前的数十年里,已经有无数穆斯林军队尝试围攻马六甲城,都因自身的各种短板而铩羽而归。阿拉丁便吸取了这些珍贵教训,准备以曲线救国的间接战略下一盘大旗。他基于客卿顾问们所提供的商业讯息,判定葡属领地的主要价值在于链接各条贸易线路。所以只要在半途中设置障碍,就能截断当地驻军的维持资源。同时还能在马来沿海建立前进基地,为鲸吞个半岛打下坚实基础。

葡萄牙舰队的海上优势 让亚齐苏丹不敢轻易尝试

于是,亚齐苏丹在1547年筹备了一支远征部队,尝试攻取马来西北部的玻璃河流域。此举不仅避开了兵力匮乏的葡萄牙守备队,也让曾效忠马六甲王室血统的槟城苏丹无法迅速增援。因为当地向来有自己的统治者负责管辖,又惯于向威胁自己的任何强权称臣,属于非常好拿捏的中间区域。而即将抵达的亚齐远征军规模,也是非常可观的5000人规模,其中还包括300多名来自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近卫军成员与雇佣兵。足以让兵弱畏战的土著迅速折服,并为将来的大展宏图贡献所有。

位于马来亚西北部的玻璃州

然而,作为远征军统帅的巴亚-索拉,却在半途中违背了事先定下的方针。原来,阿拉丁曾要求他首先将舰队开往马六甲,用60艘大小舰船的体量向城内守军展示自身实力。目的只是想让葡萄牙人误判自己是打击目标,并把尽可能多的兵力留在原地待命。但向来求战心切的土耳其近卫军却执意进行夜袭,以便摧毁那些停留在港口的船只。索拉拗不过这些自命不凡的亡命之徒,只得勉强同意进行这种明显是多此一举的冒进行动。

16世纪的葡属马六甲城

10月9日晚上,近千名远征军士兵分两路踏上海滩。驻守马六甲的葡萄牙人对此虽有所察觉,却因黑暗造成的视野狭窄而只发现了半数敌军。他们利用对手刚刚登陆时的短暂混乱,直接在城墙上释放枪炮,很快就将毫无还手之力的亚齐人都赶回船上。索拉随即又组织了第二轮抢滩冲锋,依然被严阵以待的火枪手们给打了回来。但两次失败的强袭还是给另外半数人争取到足够时间。他们成功突入城市的锚地,纵火将包括1艘卡拉克大帆船在内的6艘船只都悉数焚毁。以至于守军悲观的判定,自己已无力阻挡亚齐舰队的进一步机动。

许多去东方冒险的土耳其士兵 就来自奥斯曼帝国的近卫军

次日,亚齐远征军还在离开前施展暴行。他们拦住1艘正要入港的本地渔船,并将马来船员们的眼镜刺瞎、耳朵割掉、跟腱挑断。随后再大卸八块的送进马六甲城,附带着一封让要塞队长弗朗西斯科带人来和自己决战的挑衅信件。后者自然不会如愿上钩,也没有在敌人离开后就立即进行追击。这样由于大帆船的折损,让兵力匮乏的他们几乎找不到任何可用战舰。位于马六甲河的内港中还停留着12艘福斯特小型桨帆船,却因年久失修而无法立即使用。即便进行了快速修补,也很快在大风大浪中再度出现漏水故障。因此,除教会还坚持要继续出击,大部分世俗贵族都表决要求队长暂停行动。

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桨帆船战舰

关键时刻,正巧有2艘福斯特桨帆船从北方年赶到马六甲。通过教会方面的偓佺,他们的首领苏亚雷斯同意率手下的60名冒险者加入战斗,以便换取手头货物的免税特权。于是,弗朗西斯科重新聚集部队,率领勉强凑出的9艘小型桨帆船和230名士兵继续追踪。经过为期数周的艰苦逆风航行,慢慢赶上已深入半岛西北部的亚齐远征军。

全长超过11公里的 玻璃河

此时,索拉的部下已搭船进入玻璃河。他们成功的占领附近城镇,并在建造堡垒之余还不忘靠杀人越货的方式搜罗补给品。但这支亚齐军队的不请自来,也在马来西海岸的王公间引起不少骚动。他们一方面开始组建自己的舰队,同时也乐于向葡萄牙人透露对方行踪,企图靠借刀杀人的方式寻得自保。因此,看似强大他们已成为无人相助的孤军。

今日的玻璃河 依旧是当地的航运中枢

到了12月5日,弗朗西斯科的追击编队也开始从河口深入玻璃州内陆。他派出3艘各载有1名骑士和2个精选士兵的小船,在夜里突袭了亚齐人设在下游位置的侦查哨。通过对俘虏的严刑逼供,获悉索拉也对自己的到来有所准备。其麾下的舰队,也包括有3艘土耳其近卫军操作的加利奥特中型桨帆船、近10艘按欧洲样式建造的福斯特小型战船和南洋风格的兰查兰帆船。由于还装配着不少原产自欧洲的枪炮,根本不忌惮追来的区区几艘小艇。

奥斯曼帝国的中型桨帆船战舰

次日早晨,蓄势待发的两支舰队,终于在距离玻璃河上游不远的位置遭遇。由于河道的空间限制,兵力完全处于弱势一方的葡萄牙人,也只能将所有舰船部署成前后2排。倾巢出动的亚齐舰队,则有多达10派的阵型厚度。索拉还特意将体现硕大的本土风格旗舰,连同3艘奥斯曼近卫军操作的中型桨帆船一起,部署在全军阵列的最前排位置。他希望利用这4艘船的体积和火力优势,形成不对称的碾压优势。加之自己选择在顺风顺水的时刻进行交战,理应在众多马来土著面前展示一场大胜。

玻璃河战役中的两军舰队布阵

可惜,葡萄牙人在临行前就对手头的小船进行了少许改造。他们特意找来一些大口径火炮安装在福斯特船舰艏,从而在正面的火力对轰中胜过体积更大的土耳其战舰。弗朗西斯科更是严令士兵不得擅自开火,一定要等双方的距离拉近才实施致命攻击。于是,当亚齐舰队开始不断朝自己的方向发射弹丸,他的部下都选择以沉默应对。直到前排的5艘船靠近敌舰,才施以超乎预料的可怕反击。那3艘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加利奥特战船,就因无力承受而被炸的粉碎。索拉的旗舰也在吃水线位置被打出个窟窿,在滚滚浓烟中带着几乎所有船员一起没入水中。

南洋本土风格的兰查兰帆船

原本位于第二排的几艘亚齐战舰,顾不得为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惊,开始上前救援自己的统帅和其余幸存者。但他们的决定并没有被身后的友军所获悉,从而让更多继续前进的船与自己纠缠在一起。短短几分钟时间,这支规模庞大编队就因前后堵塞而全被困在玻璃河上。葡萄牙人也没有错过这个绝好机会,在填装完弹药后就继续上前追杀。其中,位于前排的5艘船,主要负责抵近攻击。让士兵用火绳枪和炸弹,屠杀那些被困在船上的土耳其人和亚齐土兵。她们身后的另外4艘船,则继续用火炮轰击远处目标,确保敌军编队的进一步混乱。结果,又在短时间内将9艘亚齐苏丹的欧式桨帆船摧毁。

16世纪前期的海军中小型舰炮

混战中,大难不死的索拉从旗舰上逃离,跳上了1艘前来搭救自己的福斯特桨帆船。由于意识到己方的彻底失败,很快纠集到另外2艘状态尚可的小型战舰,并成功利用葡萄牙人的无暇他顾实施突围。同时,弗朗西斯科的部下也已开启跳帮作战,用冷兵肉搏的方式去占领每艘敌舰。大部分亚齐士兵则因主帅的生死不明而彻底陷入混乱,纷纷弃船奔向后方的陆上营地避难。但在那里,他们还将遭到本地土著的群起围攻,并从自己侵占的城镇中被彻底驱逐。

葡萄牙人与土耳其士兵的近距离火拼

大约1小时后,精疲力尽的葡萄牙人开始清理战场。他们成功击沉了13艘敌船,并在追杀中又直接夺取了另外45艘。更多的亚齐军舰也被主人放弃,东倒西歪的停靠在玻璃河两岸。超过4000名土耳其和亚齐士兵,被永远留在了陌生的马来半岛。为此,包括弗朗西斯科自己在内的140人挂彩,并有8名士兵和20多个划桨奴阵亡。但对于这么一场决定性大胜而言,以上代价无论如何都算值得。

此后 亚齐苏丹将马来本土王公作为主要打击目标

由于玻璃河战役惨败,阿拉丁苏丹放弃了对马六甲商路的截断计划。因为精锐的土耳其帮手很难迅速得到补充,整个亚齐大军也就暂时丧失了主动进攻能力。他个人对马来土著王公们的态度,也从先前的不削转变为切齿记恨。以至于在之后的某个阶段,他都会把这些阻碍自己崛起本土政敌视为头号打击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