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历史故事,学习历史知识,弘扬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 正文

长社之战东魏如何击败西魏的

时间:2021-12-14 11:29:39 作者:admin 点击:178

长社之战是发生在南北朝时期的一场战役,知晓这段历史的朋友可能不多。那长社之战其实非常经典,两军交战除了比拼硬实力,更是在比拼对人性的了解。而东魏将领高澄明显更胜一筹,他对人性弱点的洞悉可以说把控的十分精准,将攻心战运用带了极致,最后击败了西魏将领王思政。长社之战并不是一场一边倒的战役,而是中间出现了反转,详细的经过,下面可以来了解看看。

1、战役背景

在侯景之乱中,梁朝表现的动静比西魏大。但从西魏和梁朝的整体国势来看,西魏处在上升阶段,君明臣贤,将士用武。而梁朝则暮气沉沉,君昏臣佞,文恬武嬉。所以对高澄来说,他最危险的敌人,还是宇文泰。为了全力对付宇文泰,高澄打算和梁朝议和,但让高澄意外的是,萧衍并不打算给面子,两国依然处在战争状态。萧衍越老越好战,遭到了朝中大臣的竭力反对,右卫将军朱异、御史中丞张绾等人主张"静寇息民,和实为便"。在他们的坚持下,再加上高澄放回了之前战败被东魏俘获的萧渊明,萧衍动了心,这才答应高澄,两国暂时和好。

暂时稳住了萧衍,高澄松了一口气,他把近乎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对付宇文泰上来。

摆在高澄面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拔掉西魏安插在河南境内的重要军事据点——颍川郡(今河南长葛)。其实颖川之前一直在侯景的控制下,侯景叛变后,西魏荆州刺史王思政率军急速北上,打着救援侯景的旗号进入河南腹地,抢在东魏军之前,夺下颍川等七州十二镇。宇文泰知道高澄是不会放弃河南的,让王思政留守河南,拜太傅、大将军、河南大行台,都督河南诸军事,随时恭候高澄的到来。

当时的河南疆域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正方形,而颍川就处在这个正方形中间的位置,战略地位极为突出。西魏军占据颍川后,对西北方向不远的洛阳、正北方向的陈留郡(今河南开封)、东北方向的徐州,均构成了重大军事威胁。

颍川的失陷,就是插在牙缝里的一根鱼刺,让高澄难受至极。不拔掉这根讨厌的鱼刺,高澄天天都要做噩梦。

东魏武定六年(西魏大统十四年,公元 548年)四月十三日,东魏太尉、河南总管、大都督高岳,与两名副手———南道大行台慕容绍宗、大都督刘丰生,率东魏最精锐的十万步骑兵,浩浩荡荡地杀向颍川。

东魏军从邺城集结南下,急行数百里,体力已经消耗差不多了。高岳久经战阵,应该是懂这个道理。但当高岳看到颍川城上空无一人,西魏的旗帜也不见了。

高岳大喜,他坚定地认为,王思政已经被他的十万雄师吓得屁滚尿流,颍川是座空城。高岳下令接收颍川。东魏军相信颍川城中一定有王思政搜刮来的无数金银财宝,大家流着口水,架好梯子,准备攀爬城墙。

城门突然开了。

高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中计了,这是王思政的空城计!

已经来不及了,从城中杀出一支西魏军,轮起大刀片子,见人就砍,见马就剁。东魏弟兄们没搂到一块金子,反而掉了许多珍贵的脑袋,其他人吓得猫蹿狗闪,向后退去。

2、战役经过

等高岳收拾败兵,准备再战时,西魏军唱着军歌,已经回城了。王思政在城上悠闲地晒着太阳,歌唱美好的生活。高岳站在城下,跳脚大骂王思政。然后高岳一阵冷笑,不信我十万铁血大军,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颖川城。高岳接下来的战术很明确∶各部在城外挖土,把土担到城下,堆成土山,然后居高临下攻城。高岳在当年并没有跟随高欢进攻玉壁,但他的战术和高欢堆土山如出一辙。

王思政根本没理他。高岳下令攻城,十万东魏军如潮水般向颍川城扑来,一部分在城下用云梯爬墙,一部分站在土山上往城下放箭。高岳对此战势在必得!自他出道以来,因为是高欢的堂弟,所以骤得高位,并没有立过太像样的战功,总有吃软饭之嫌。这次高澄让高岳当主帅,就是给堂叔一个立功的机会,高岳岂肯错过。

昼夜不息。白天用太阳来照明,晚上用火把来照明,十万军人在城下不停地向颍川城发起进攻。

东魏军扑咬了十几天,不但没撬下颍川城墙一块砖头,反而连土山也被西魏军夺了去。东魏军辛辛苦苦堆出来的土山,转眼之间,就成了西魏军的城防工地,西魏军在土山上建造了楼蝶,修建工事。

高岳急红了眼,下令继续狂攻,不拿下王思政,他誓不罢休!东魏军再次潮水般地攻城,再次潮水般地后退。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高澄也无法证实,颍川之战打成这样,究竟是高岳太无能,还是王思政太厉害?现在还有什么办法?一日拿不下颖川,东魏本部就会受到战争威胁。高澄接二连三地继续发兵增援,高岳要什么给什么,一切为了前线!

整整一年过去了,颍川攻坚战依然在继续。就在高澄认为颍川之战是盘死棋的时候,颍川战局突然出现了有利于东魏的重大变化。导致战局出现变化的,是东魏军前线三巨头之一的刘丰生。刘丰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攻城计划——灌水淹城。

颍川坐落在洧水(即今双泊河)的南岸,洧水源自河南密山境内,自河南西华境内汇入颍河。颍河是淮河的重要支流,而洧水又是颍河的重要支流,水量充足。东魏军在百般攻城无效的情况下,很自然就想到了水攻之法,这也是东魏军唯一可行的办法了。不过根据《北齐书·许惇传》记载,提出放水灌城的是大司农许惇,"引洧水灌城,惇之策也。"未知孰是。

东魏军在颍川城北面的洧水上建立一座拦水坝,阻止洧水东行,等到侑水在拦水坝前越积越多的时候,东魏军再挖开拦水坝。滚滚洪流,如出笼猛虎,咆哮着冲向了颍川城…….

一切都按照刘丰生的计划进行,洧水不仅冲坏了颍川的部分城墙。为了保持充足的战斗力,高岳下令,东魏军分成十余部,每部按时间顺序,轮流在被洪水冲坏的城墙部分攻城。形势对东魏军越来越有利,因为洪水都冲进了城里,城外反而没有多少水,有利于进攻。而且对西魏军来说最要命的是,洪水在城里漫游,将极大地增加西魏军行动的阻力。我们都知道,人在水中行走是何等的费力。

王思政趟着齐腰深的水,在城墙前指挥弟兄们奋勇作战,此时的王思政,已经不是西魏高官,而是一名普通的士兵,西魏军在王思政的道德力量感染下,纷纷表示∶宁可战死在城中当鱼鳖,也绝不向东魏人低头。

西魏军上下团结一致,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咬紧牙关,和东魏人血战到底。王思政的脸上分不清是河水还是泪水,站在城头上,冒着东魏军射来的利箭、砸来的飞石,拔剑指挥战斗。

对颍川守军来说,形势依然没有好转,东魏军听说西魏大丞相宇文泰派来的赵贵各部援军因为消水而受阻于穰城时,群情激奋,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

东魏军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四十多年的梁魏合肥之战的启发,那场战役和现在如出一辙,魏军固守合肥城,梁军放水冲坏了城墙,然后梁军乘坐大舰船,借着水势,强行冲进城里。东魏军前线指挥部决定,让弓弩手乘坐大型战船,顺水来到颍川城下,向城里发射羽箭,射死很多西魏军。这种战术非常高明,来去自如,颍川城头上的西魏军则成了箭靶子,不射白不射。

西魏军有些支撑不住了,八千人的部队人越打越少,城防漏洞越来越多。东魏军虽然在这一年的艰苦作战中,损失了不少兵源,但十万大军的基数还在,何况还有高澄的不断增兵。颍川城外,旗帜漫天飞舞,战舰穿行于洧水与颍川之间的水域,东魏军无数刀戟在阳光的映射下,格外的刺眼。

3、高澄亲征

王思政已经是瓮中之鳖,这是东魏军高层的共识。

慕容绍宗和刘丰生难掩心中的兴奋,二人乘坐一艘战舰,在洧水上来回穿梭,视察拦水坝,看是否还需要加固。

在舰船的东北方向,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卷着水浪,向舰船汹涌奔来。天空也变了颜色,慕容绍宗看到的天空是黑色的,风也是黑色的。让人窒息的黑色席卷而来,风如刀割,刮断了舰船上的缆绳,风帆落下,舰船突然横在水中。

狂风肆虐,在舰上众人的惊叫声中,卷起这艘失控的舰船,向颍川城飘去,风速很快,舰船距离颍川越来越近,船上人的人已经能清晰地看到城墙的砖纹。慕容绍宗和刘丰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怎么会这样!上天怎么可以如此戏耍我们!

颍川城头,爆发出刺耳的欢呼声。西魏军已经看到了,船上有东魏前线三巨头的两个人,谁不知道慕容绍宗和刘丰生的分量?

王思政立刻下令,用大钩子把这条破船拉到城墙边,同时调来一队弓弩手,对着舰船,疯狂地放箭,一定不能放过慕容绍宗和刘丰生。钩子钩住了舰船,在西魏军的怒吼声中,缓缓地向城墙靠拢。慕容绍宗真急了,不停地用佩剑拔打着乱箭,一边回头看,看后面是否有接应。

除了漫无边际的洪水,什么都没有。

慕容绍宗一狠心,跳到了水里。刘丰生和许多人都跳了下来,至于他们会不会游泳,已经没有人考虑这些了。

当跳进水里的那一刻,慕容绍宗绝望了,因为他根本不会游泳。慕容绍宗慢慢沉入了水底。一代名将慕容绍宗,以如此突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传奇人生,时年四十九岁。另一个东魏高官刘丰生虽然会游泳,但是他没有游出多远,就被颍川城上西魏军的一阵乱箭射死。

两位高级将领的意外死亡,震惊了整个东魏官场,《北齐书·刘丰生传》称为"朝野骇惋"。新晋封为齐王不久的高澄更是脸色铁青,当初派高岳等三人率十万大军进攻颍川,高澄根本想不到,这场乱七八糟的战役打了整整一年,不仅没拔掉王思政的一根毫毛,反而折了两位高级将领,高澄如何不恼火?

既然高岳对付不了王思政,高澄决定亲自出马,会会这个生活在传说中的王思政。劝说高澄亲征的,是中军将军陈元康。在东魏第一智囊孙腾慢慢退出政治舞台后,陈元康就接替了孙腾的位置,成为东魏高澄时代的首席谋士。

这次慕容绍宗、刘丰生意外丧生,东魏内部乱成一团,是陈元康及时站出来,力主高澄亲征。陈元康的理由是高澄作为先干(高欢)嫡长子继承的天下,但却没有立过什么像样的功劳,为了压制反对者,就需要立下大功。侯景被打跑了,不过侯景只是内贼,这次战功不具备太大的说服力。而王思政则是外贼,能擒此獠,其功甚大。再者,颍川已经被高岳等人打残了,高澄可以捡现成的便宜….

为了稳妥起见,高澄派陈元康去颍川前线考察战况,看是否真的有必要亲征。陈元康快马赶到颍川城外,转了一圈,然后回来告诉高澄∶"王思政已经坚持不住了,大王可速去,颍川必下,大功必成。"

东魏武定七年(公元 549年)五月二十四日,东魏齐王、大将军高澄率十一万精锐步骑兵离开邺都,直扑颍川。前队骑兵高举着大魏旗帜,高澄一身戎装,纵马狂奔,数千精锐亲卫马队紧随其后,场面异常的壮观。

高澄站在颍川城外的高地上,看着城中飘扬的那面大魏旗帜,高岳等人站在一旁,给高澄汇报了这一年的前线情况,高澄不时地发问。

高澄已经看到了侑水上的那座拦水坝,高澄很感兴趣,他觉得这个办法确实有效。慕容绍宗和刘丰生的死只是意外,和放水淹城战术没有必然的联系。高澄仔细察看了颍川城墙,发现很多城墙都被大水冲坏了,虽然西魏军还在不停地补墙,但已经很难再经得起大水的冲击。

这一次,已经破烂不堪的颍川城再也撑不住了。王思政已经预感到颍川无论如何是坚持不下去了,至于他本人的下场,他心里也非常清楚,要么自杀殉国,要么屈膝投降,没有第三路可以走。至于屈膝,王思政没有考虑,他在想,是时候殉国了,至少对得起宇文泰的厚遇之恩。

高澄似乎发觉了王思政的自杀企图,他下令∶"能活捉王大将军者,封侯;如果大将军自杀,颍川城中鸡犬不留!"高澄是个聪明人,王思政在城中,东魏军很难在第一时间活捉他,能完成这个目标的,只有西魏军中意志不坚定的将士。所以高澄下这两道命令,都是给西魏将士们看的。想发财吗?把活的王思政交给我就可以了。

虽然王思政治军有方,弟兄们都服他,在困守颍川一年中,八千弟兄无一人投降。但现在城破在即,要么投降,要么被屠杀,还有多少人愿意为宇文泰的富贵献身?高澄的活捉令传到城中,果然有不少人动了心。

4、王思政战败

王思政决定自杀,他带着将士们来到土山,神情悲壮地告诉弟兄们∶"我受国家重恩,为国家守重藩,本以为能立不世奇功,奈何天不佑魏,以至今日!我所能为者,一剑引颈,以谢国家。"说完,王思政仰天长哭,弟兄们被老大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场面非常悲壮。

王思政双膝跪地,面朝西向,重重地叩头。然后站起,抽刀出鞘,横刀置颈,王思政"欲"自刎。

其实王思政根本就不想死。如果他真的想殉国,完全可以带着弟兄们据城不降,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而且王思政可以在府衙中自杀,何必当着几千弟兄。王思政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他已经知道了高澄的命令,所以必然会有人站出来,打着为了几千弟兄的生命的旗号阻止他自杀。

心思很缜密,演技很精彩!

果然,王思政手上的剑已经感觉到了脖颈的温度,他身边的都督骆训站了出来,他反对王思政自杀。理由是如果将军自杀,城中数千弟兄将悉数被高澄屠杀,将军素爱将士,难道忍心为了一人的名节,而葬送数千弟兄的性命吗?王思政默然。

王思政想为宇文泰献出生命,大家可不想这样,我们还年轻,不能就这样抛弃生活。为了防止王思政自杀,众人一拥而上,打掉王思政手上的刀,对王思政进行严密监视。

高澄已经知道了土山上发生的故事,他立刻派常侍赵彦深爬上土山,向西魏将士阐明了齐王殿下的立场∶ 王将军不死,三千弟兄不死!众人欢呼。随后,赵彦深拉着王思政的手,一路说说笑笑,下了土山,来见齐王。

众人罗拜于高澄前,王思政站着。高澄微笑,他知道王思政有些不好意思。没关系,等着。

王思政终于缓缓下拜,口称罪人,请齐王恕罪。高澄脸上堆出了桃花的形态,上前扶起王思政,大笑道∶"我得王思政,胜得十万师!"

东魏文武官员齐声拜贺齐王殿下喜得无价之宝,高澄笑得非常开心。只有中兵参军祭酒卢潜跳出来唱反调∶"大王厚待王思政,何其谬也!"

高澄其问故,卢潜非常不屑地回答∶"王思政不能殉其国,贪生怕死,大王以忠孝治国,要此人何用!"

卢潜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如果要按卢潜所说,高澄第一个就要砸掉卢潜的饭碗,因为卢潜在官场第一个事主是高家的死敌贺拔胜。当然高澄不会这么说,不用王思政,难道用侯景吗?侯景倒是高家的原从老臣,可侯景现在在哪里?

长社之战,胜利结束!

宇文泰听说颍川失陷,王思政被俘,气得捶胸跺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