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历史故事,学习历史知识,弘扬传统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历史上真实的郑袖是什么样的人?

时间:2021-12-22 08:22:20 作者:admin 点击:182

说到这个郑袖不知道大家怎么理解这个人的,小编一直觉得这个人是个坏人,而且是那种很坏很坏的,什么割掉人的鼻子,什么干预当时的朝政,好有利用美色干一些事情,所以小编就一直以为是这样的个情况了,但是其实好像大家都误会了啊,这个历史上的郑袖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历史上的郑袖好像非常的冤枉的,那么到底怎么说呢?历史上真实的郑袖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下面我们一起分析揭秘看看吧!

郑袖是一个被冤枉的女人,她单纯、美丽,但不懂政治,她一生的追求就是守护楚怀王,众多的政客正是利用郑袖这个心理,来谋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郑袖是被秦人抹黑的,秦人想抹黑楚怀王,借用郑袖来突出楚怀王的好色、懦弱、自以为是,是最好的选择。今天也是一样,如果想抹黑哪个政治家,最好的办法就是扒一扒他的绯闻,把他背后的那个女人说的不堪。比如美国总统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绯闻,直接导致了克林顿的下台。

这种打击政敌的模板,千百年来一直被重复着,屡试不爽。

《尚书·牧誓》武王伐纣,讲的第一句话就是:“牝鸡司晨,惟家是索”,家里要是母鸡打鸣了,这个家肯定要穷了。周武王在牧野誓师讨伐商纣王,历数商纣王的罪过,第一条就是宠幸妲己,惟妇言是用。原文:(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

母鸡打鸣在现代也许是个稀罕事,可能由于母鸡基因突变了吧,开始打鸣了。但在中国古代则被看作是不祥之兆。既然母鸡打鸣这个家要贫穷了,那公鸡下蛋了,这个家是不是也要穷了呢?

母鸡打鸣,在中国古代被视为不祥之兆

可是公鸡下蛋,从来不视为不祥之兆。

其实,这是典型的男权主义的体现。

把国家的灭亡、家门的不兴归罪于一个女人的身上,这似乎成了一个惯例了。夏朝的灭亡由于妹喜,商朝的灭亡因为有一个狐狸精妲己迷惑商纣王,明朝的灭亡由于陈圆圆。郑袖就是其中一个被冤枉的女人。

下面我们来理清几个问题。

1、割掉魏美人的鼻子,是张仪出的馊主意。可是历史却骂郑袖如何的残忍,为什么不骂张仪?当然,正史中没有讲明割掉魏美人的鼻子,是张仪出的主意。可是那么富有“斗争策略”的计谋,恐怕不是郑秀一个女纸所能想出来的吧。

2、楚怀王放走张仪,被认为是郑袖干预朝政的体现。其实呢,虽然是郑袖向楚怀王进提议放走张仪,但她是被张仪和靳尚的三寸不烂之舌给骗了。

因为楚怀王宠幸郑袖,所以郑袖的话,楚怀王无所不听。像张仪、靳尚这样的政客为了达到干涉楚国政治的目的,都是通过郑袖向楚王进言的。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如果楚王不怎么样,不怎么样,郑袖你就会失去楚王的宠爱。比如,楚王囚禁了张仪,张仪好几次骗了楚王,楚王恼羞成怒,定要杀了张仪。可是靳尚见到郑袖却说:“南后,您马上就要失宠了。”郑袖慌忙问到:“为什么?”于是靳尚就说,秦国马上就要送公主和美女给楚王了,她们个个容貌美丽,通晓音律,南后您还不马上失宠,您赶紧劝楚王放了张仪,张仪回到秦国必定会为南后说好话,秦国公主也不会来楚国了。而且秦王也会对您感恩戴德,日后对您的儿子做楚国太子必定是有帮助的啊。”(那时,张仪已经投靠秦国,楚王囚禁张仪,对秦国不利)。就这样,郑袖跑去劝楚王放了张仪,张仪于是就被释放了。郑袖在历史上落得个妇人干涉朝政的骂名。

郑袖其实是被一帮别有用心的政客包围了,她本人对政治毫无敏感度,她根本就不知道合纵连横的真正含义,以及对楚国政治的重要性。

合纵连横家的代表人物。

3、张仪为了达到连横的目的,有时候不择手段。战国时代,百家之中,有一家是纵横家,公孙衍是合纵的代表人物,张仪是连横的代表人物。张仪认为秦国可以一统天下,于是主张连横,连横就是联合楚国,去吞并其它的弱小国家。合纵就是六国联合共同抵抗秦国,楚国的屈原就是合纵的代表人物。但是在当时,楚国和秦国都是强国,以靳尚为代表的政治家主张连横,联合秦国对抗六国,其实在当时看不出对与错。就像今天联合俄罗斯,还是联合美国,谁对?谁错?可是后来偏偏是秦国统一了天下,那联合秦国就成了大错了。联合秦国,却让秦国一步一步做大,最好连自己也被吞并了。后人在评价这段历史的时候,楚国主张连横的政治人物被骂的狗血喷头,靳尚就是被骂的一个人。郑袖无疑在其中促成了秦楚联盟,促成了连横,也在被骂之列。而主张合纵的政治人物,就被大家赞扬,如屈原、黄歇。

郑袖为什么是一个被冤枉的妹纸呢?

因为史书是胜利者写的,秦人当然要把楚王写得昏庸无道、懦弱、好色。郑袖于是就成了一个迷惑楚王的狐狸精了,成了抹黑楚王的一把刷子。前面我们已经详细分析了楚国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楚怀王还相信礼乐政治,他是礼乐文化的最后一位国君,相信西周以来的会盟、和亲这一套政治机制,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相信通过外交和政治谈判可以解决问题,外交、政治谈判、土地换和平、和亲等等这一套政策在春秋时代和战国早期是管用的,但是到了战国晚期是不管用的。秦人自己已经不相信礼乐制度了,他完全抛弃了春秋时代的政治机制,可是却利用楚国的政治文化特点,去欺骗楚国的国王。就像今天,政治谈判和外交途径可以解决国际争端,因为有联合国,有国际组织,有国际法,大家还是比较遵守规则的。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外交途径和政治谈判是不管用的。很多国家相信外交和政治谈判可以解决国际争端,结果却导致了“绥靖主义”,坐视德国越来越强大。楚王就是没有看清政治形势。

楚王可以说是战国时代最后一个相信礼乐政治的国君,相信礼乐政治可以解决争端。所以楚国的灭亡不在于楚怀王的昏庸无道,更无从说郑袖妇人干政。

总之,郑袖是一个被冤枉的妹纸。她是中国古代把国家的灭亡归罪于红颜祸水的这套政治解释模式的一个例子。